adc影院**

*** 这女人还真善变!

鉴于自己有把柄落在林雪落的手里,邢老五也没想太多以他的脑容量,估计也想不了太多,便开出一辆车载着林雪落朝启北高速的入去疾驰而去。

反正义父河屯也命令过他出去找林雪落和邢太子的,他只是顺路把林雪落送去高速入而已。

也不算是违背义父的意思。邢老五的脑子就是这么的简单。

“哟,封太太还真跟我们这些浪人一起出去走天涯体验贫寒的生活呢!”

能将公益事业做为自己终身事业的人不多,左安岩算其中一个。

“他是谁?你要跟他一起走?”

邢老五机警的问。听这家伙的气,感觉他是要带林雪落去私奔啊!

“老五,左大哥是我如兄长一样的好朋友,我跟他出去很安的!”

雪落微微提息,“要是你义父问起,你就没找着我就行了!其它的你就不用多了!你的事儿,我自然也不会跟你义父的!”

“嗯嗯嗯!那你路上注意安!把这个带上!”邢老五将一个东西递送到林雪落手上。

竟然是一把……手枪!

粉红女孩Koili图片

“不,不用的!我不用这个的!你,你拿回去吧!”

雪落吓了一跳,立刻将手枪又塞回了邢老五的手里,压低声音:“快放好!以后别在大庭广众之下把这东西露出来!会吓到人的!”

“……”左安岩是真的倒吸了一凉气:这林雪落相处的究竟是怎么样的一群人呢!

“快回去吧老五,不然你义父该起疑心了!要记住,只要你一咬定什么都不知道,你义父肯定不会为难你的!”

“那我走了……有危险记得打我电话哦!”

“好好好,你快回去吧!”

雪落连声催促道。她连自己的手机都没带,又怎么会给邢老五打电话呢。

跟几个同行的志愿者逐一打了声招呼之后,坐上依维柯的雪落便默声静滞了。

“封太太这回又是离家出走呢?还是离家出走呢?这大半夜的跟我们一起赶路……可不舒服啊!”

左安岩坐到雪落的身后,半关心半调侃的问。

“我想老村长和和强子他们了。”雪落弱喃一声。

“这理由就很好嘛!”

左安岩笑了笑,也没有多问原因。

寻思起什么来,左安岩又问:“对了雪落,听你又生了个子……应该才一周岁多吧?你也舍得放下他?看来这回封大总裁确实做得过分了!”

其实不用问,左安岩也能猜得出林雪落为什么会丢下两个孩子跟他们一起去做公益。

这一,到是让委屈中的雪落无法继续装没事儿人。

“左大哥,你别问了!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八婆啊!”

雪落侧依在左安岩的肩膀上,低低的哽咽起来。

“其实我刚刚正犹豫着要不要给封大总裁通风报信来着……毕竟四年前他以你跟诺诺的名义给石郫县捐资了好几千万修路搞基建,还是让我挺感动的。”

左安岩半劝半幽默的调侃着,“在石郫县人们的眼里,封大总裁可是大恩人呢……你我是不是真要携他妻子潜逃啊?总觉得这样做太不够意思了呢!”

“当然不能了!我跟你什么关系,他跟你什么关系啊!你当然得向着我!”雪落急声嚷了一嗓子。

左安岩沉默了一会儿,且认直且诙谐的道:“我最向着的,是那群留守儿童!真希望他们也能有父母的陪伴!可我能力有限呢……”

左安岩的大爱,就像池院长那样。雪落是打心眼里敬佩他的。

“要不这样,等三天后,你拿我去跟封行朗交换几千万的善款吧!”

雪落是认真的。并不是完在开玩笑。因为她听邢老五,河屯好像花了六千万买下了他儿子的那些艳拍照。既然钱多了没处花,捐资做公益,也算是给他积福了。

“林雪落,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们怎么能道德绑架呢?也更不能诈捐啊!我们要做的,就是让那些富人诚心诚意的主动捐资才行!你觉得你们家封大总裁就很有这样的觉悟!”

“哈哈哈哈……”众人哄笑起来。

讲真,这一刻的林雪落欣慰又心酸还稍稍有那么点儿尴尬难为情。

这些年来,感觉自己只有苦闷委屈伤感的时候,才会想到左安岩,想到跟他一起做公益事业。

左安岩就是她共苦的对象!而并非像他这样,将公益当成一生的事业!

“跟你开玩笑呢!”

左安岩轻轻拍了拍雪落的肩膀,“我们大家只是希望你能够过得幸福快乐!”

雪落的鼻间再次泛酸了起来。

……

追出去的封行朗并没有找到妻子林雪落。

如果妻子只是走路,应该没那么快就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外才对。

难道妻子叫车离开了?可浅水湾并不容易叫车。相比较处于中心城区的封家,浅水湾应该是偏南一些的。

而妻子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的状态。

难道是出什么意外了?应该不太可能。因为浅水湾不是什么人都能随意进出的。

封行朗觉得妻子极有可能并没有离浅水湾太远,而是躲在某个角落或是灌木丛中独自伤心难过去了。所以追出十来公里的封行朗又折回浅水湾附近开始寻找妻子。

可在浅水湾别墅区内外方圆几里找了个遍,都没能找着妻子的踪影。

“邢太子,你林雪落那个傻女人会不会一时想不开,做出什么投海自尽的傻事来啊?”

邢十二只是信开河的随便一但着实把封行朗狠狠的震惊了一下。

“不会的!她舍不得丢下两个孩子的!”

封行朗虽然嘴巴上这么坚定的,可心里还是打慌的,“十四,你带人去海滩四处找找!”

封行朗话声未落,邢十四已经朝海滩处飞冲了过去。

手机的突然作响,让封行朗收回了神。

电话是大儿子封林诺打过来的。

“混蛋亲爹,你是不是又骗我傻傻的妈咪出去过二人世界了?”家伙吧叽吧叽的相当不满,“封行朗,你不要这么自私好不好?一大一两个亲儿子也需要妈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