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app怎么无限制播放

回到gk风投时,总裁特助na已经抱着一堆的重要文案等在了总办里。

“封总,您这是要去哪里散心度假呢?”

将文件放下之后,na迎了上前,伺候着封行朗将羊绒外衣脫了下来,并垂挂好。

“去给河屯当阶下囚!”

面对na的询问,封行朗直言不讳。没有隐瞒,亦没有遮遮掩掩的搪塞她。

na着实一怔,整个人也随之肃然了起来。

“封总,您这是开玩笑的呢?还是深思熟虑后的?”

na跟了封行朗快十年时间了,相对来说,她要比其他人更加的了解自己的boss。

“你就当是一句玩笑话来听吧!”

封行朗诙谐着口吻,懒散的坐进了大班椅内,却在静顿了几秒钟后,又强打精神开始办公。

这堆投资项目和投资方案,都是na尽挑细选之后的。一个睿智的boss都是擅于用人的好手。

封行朗跟na一直办公到凌晨。他将近半年的投资项目都跟na清理了一遍。

可爱姐妹花圣诞搞怪装扮可爱俏皮美照

“封总,您这是要长旅呢?还是短游呢?”

na偎依了过来,用她那双硕大的细软贴在封行朗的后背上。

封行朗不可能感觉不到。但这样的亲昵,却让人提不起一丝的兴趣;封行朗只觉得自己的后背上贴了两块肉。

想想na跟自己一样都拥有着那么一跟,封行朗对na也就从不会带上任何的情感。

其实他们只是单纯得比白开水还要单纯的主仆关系,或是老板与员工的关系。

“运气好呢,就是短游;要是运气不好呢,那就成长旅,或是永别了!”

封行朗冷幽默着口吻,不经意间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后背,微微蹙眉:

“硅胶这东西,也会长大的?”他问。并不带匪气。

“讨厌!人家这是真材实料!”

na娇喃一声后,开始给封行朗做着头部的放松安摩。

放松后的封行朗,过了困乏倦意之后,便更加的求知心切。

“你说你雌雄同体……自己会不会让自己怀孕呢?”

虽说叶时年扒这na一回,封行朗也顺带的瞄了那么一眼两眼,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不同之外。

“讨厌!人家不来大姨妈的!”

na在封行朗的后颈上加重力道重捏了一把,娇滴滴的声音,似乎能俘化男人的心。

可惜却俘化不了封行朗。

这样的身体,并不是na想要的!既然摊上了,她也没办法回到她妈肚子里回炉重造。

na十分的洁身自好,而且相当的要强;她的生活圈子很小,每天几乎都围绕着gk风投忙碌。

好在封行朗并没有嫌弃她,而是任人唯贤的重用了她。这让na很感激。免于她沦落到要靠自己的身世吸人眼球去嫌钱养活自己的地步。

风投除了封行朗,还有叶时年那个挂牌二把手,她才是真正实权在手的二号人物。

“na,如果我回不来了,gk风投就……”

还没等封行朗把话说完,na便用手捂住了封行朗的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

“我会等你的!即便追下十八层地狱,我也只会替你封行朗打工!”

知遇之恩无以为报,na拥抱住了封行朗。久久的没有开口说话。

他们的拥抱,是纯友情的,不带一丝的男女铯彩,男男铯彩。

翌日,封行朗开了个中层干部会议,交待了近半年来的部署,以及人是安排之后,他便离开了gk风投。

半个小时后,封行朗出现在了警察局。

对于像封行朗这样的申城大鳄,至少简大队长这样级别的人物才能伺候。

“封二少,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看到一脸肃然的封行朗,简大队阵阵的头皮发麻。不但腿发软,连嘴巴都跟着不好使了起来。

“我是来报案的!”

封行朗连客套的话都懒得说,竟然开门见山的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报案?欢迎欢迎……”

似乎这么说,觉得挺不妥贴的,简大队连忙开口道,“二爷,您打个电话,或是交待手下来一趟就成……哪用得着您亲自劳驾呢?”

简大队已经是一头的薄汗。他有预感:这封行朗亲自来警察局,铁定没什么好事儿。除了发难,还是发难。

“河屯软禁了我老婆和孩子!”

对于简大队迂回的客套,封行朗直接无视。

此言一出,简大队长的脸庞瞬间黯然并愁苦了起来:这封二爷怎么又唱这出啊?

“封二爷,您是知道的:这河屯手里握着您亲儿子

的合法收养证呢!还有封夫人,也是心甘情愿跟河屯住在同一个屋檐之下的……这……这实在是构不成软禁一说啊。”

“再说了,上回我们不是已经去过了浅水湾吗,封夫人她根本就没有表现出任何要反抗河屯的意思……我们也挺为难的。”

简大队苦着一张脸说了一箩筐。这河屯和封行朗,他是谁都得罪不起。

得罪了封行朗,他也别指望在申城混饭吃了;可得罪了河屯,那是会上升到政治层面的。

“你们这些吃皇粮的东西,就是这么为我们纳税人服务的?”

封行朗嗤之一声。他早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封二爷,您消消气……我觉得您还是先跟您夫人和公子好好的沟通沟通;要是她们能主动的控告河屯了,我们才能出师有名!不是么?”

即便是占理的简大队,也是一副低姿态的模样。

这一说,着实说到了封行朗的疼处:因为他亲眼看到自己的妻儿选择了河屯!

莫过于此的哀伤!

所以,封行朗才会想出此招:去做河屯的阶下囚!

他不相信女人对他无情,更不相信儿子对他无义。

“那我报警:封行朗被河屯软禁了!这种可以了吧?给我备案吧!”

封行朗冷冽一声。完没有要跟简大队开玩笑的意思。

简大队面容僵硬了一下,苦笑道:“二爷,您这是要跟我开玩笑吗?您好好的在我面前坐着呢。”

其实简大队没好意思说:您这报假警,可是要吃官司的。

“今晚8点,我就会成为河屯的阶下囚!到时候欢迎简大队这个人民的公仆能去浅水湾解救封某!”

封行朗缓缓站起身来,“十天后,我们见。我脾气不好,千万别让我等太久!”